院系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  院系新闻
转发孙万钧老师外孙女的文章: 姥爷
发布人:王燚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11   浏览次数:97

写在前面。

记得小时候姥爷表扬我写作文写得好,让我给他写一篇题为“姥爷的手绢”的作文。要求文章最后要提升到环保的层面。作文我一直没写,但姥爷至今都出门带着手绢,坚持少用餐巾纸。


很久没和姥爷姥姥聊天,周末早上他们用家里不太好的wifi信号给我打视频。卡卡顿顿的画面那头听姥爷大声笑着说,“阳阳我给你看看我的牙,你敢不敢看?” 我回,“看呀,牙怎么了?” 然后视频断了。再接起来的时候,姥爷正用手晃着他嘴里马上要掉又没掉的一颗牙。我下意识的说了句,真吓人!可能是觉得我被吓着了,姥爷在屏幕那边笑得很开心。随口说了句,姥爷老啦!


他紧接着问我,“我看你有的时候拍照片没戴眼镜,戴的隐形眼镜吧?”

“嗯。不常戴。”

“那个东西对眼睛不好,少戴。”


我出生的时候姥爷正在日本做访问学者,等他回来看见四个月大的我,说我像大耗子。


小学离姥爷家很近,放学的时间爸妈还没下班或者有事,我经常自己走回姥爷家吃饭。期中或者期末的时间,他会带我去他们教研室看老师们批卷子。我也忘了当时自己都在干嘛,可能就在走廊里乱跑吧,只记得大理石的地面很滑。


有一次他上答疑课,有学生来办公室问他问题。是个小个子女生,问完问题说,其实我是另外一个老师课上的学生,但是喜欢你讲课,觉得你很幽默,所以来问你问题。


据说姥爷上课很大声,而且不喜欢关门,因为关门热,所以周边教室都有幸听过姥爷的课。可是自从上次他在课堂上晕倒,就不去上课了。


姥爷的爱好之一就是没事儿出门溜达,用现在的词儿是,暴走。他喜欢领着我走街串巷,哪条路看着越小就走哪条。我总是很担心地问他,走丢了怎么办?他却总是很自信,丢不了,知道大方向就丢不了!一走就是一两个小时,饿了就随便找个小仓买(好像只有北方叫仓买?不是超市,就是仓买。)给我买哈尔滨红肠和面包吃。


边走他还会做打油诗,记录他当时的心情。天气好、天气不好、我踩狗屎了、江水涨了,他都会写进随口而出的诗里。我当时背的滚瓜烂熟,回家给我妈听。我妈说,“批评自己妈的你也背。” 没办法,这诗是你爸写的呀!


他爱读书,房间里都是从学校图书馆借的有关物理学的书。每次还会给姥姥借她喜欢读的推理故事小说。那天我在他房间里发现一本《量子力学》,还有旁边满篇的笔记。我问你看这个能看进去吗?姥爷说,“我看这个就和你们看小说一个道理。你们爱看小说,我爱看讲物理这些事儿的书。” 


是啊,我有一个把《量子力学》当小说看的姥爷。

我高考物理好像没及格。

暑假回国,他给我两本图书馆借的有关物理科普的书,让我看看学习一下。


姥爷喜欢思考各种各样的问题,对新鲜事物永远有学习的欲望。每次去看他,他给我们提的问题涉及政治事件、科学新发现、艺人八卦、世界格局、经济问题、绘画、选秀节目、城市建设、美食、对我学业的规划指导,还有给我们科普了好几次也没听懂的的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。经常,认为自己知识面很广的我爹,都被他的岳父问的低头开始百度百科。


姥爷是个好厨师,做的菜很好吃。每次我边吃边说,太好吃了。他就说好吃多吃。但基本吃到最后他都很理智的告诉我,好吃也别吃那么多。我刚出国的时候他教我做鸡蛋饼,又方便又好吃,屡试不爽。他刀工好,切土豆丝大小均匀速度快。年轻的时候知识分子上山下乡,他因为刀工好厨房就总叫他去帮忙,于是练得更好。


姥爷是个好男人,他会牵着姥姥的手过街,让自己的子女写得一手好字。


姥爷手很巧,小学的暑假手工作业基本都是姥爷给我做的。


他也用微信,但自从上次用3G流量看完我给他发的近两个小时的柴静的雾霾调查视频之后,只有在月初在微信上才能找到他。某月的一号,他在国内时间一大早给我发了一条长长的微信。让我想起来高中时候总要充流量包等月初的日子。


想了半天这篇要不要放在公众号,名字本来想取更好玩儿的。最后还是决定简简单单的叫“姥爷”发出来,就像小时候的命题作文一样。终于,这篇没写姥爷手绢的作文交上了。


妈妈昨天和我打电话说,你这次回来能明显感觉到姥姥姥爷老了。一直觉得这句话属于别人,原来我也长到了这一天。我依旧认为苍老是件可怕的事,但是看到我的亲人在这件可怕的事面前的乐观、勇气和坚持,我很感恩。祝福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能一直精彩下去。


无论生命的躯壳怎样老化,

都能一直拥有爱自己灵魂的力量。